• <tbody id="cfiq1"><pre id="cfiq1"></pre></tbody>
    <rp id="cfiq1"><object id="cfiq1"><listing id="cfiq1"></listing></object></rp>
    <th id="cfiq1"><pre id="cfiq1"></pre></th>
        1. 一起環保,要去環保-環保信息網(17環保網)
        2. 環保信息網 > 環保行業資訊 > 特別報道 > 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屬污染環境罪明知內

          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屬污染環境罪明知內容

          來源: 蒲陽切記!信息來至互聯網,僅供參考2018-07-23 訪問:
          原標題: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屬污染環境罪明知內容

            關于污染環境罪的主觀罪過,存在“故意說”“過失說”及“復合罪過說”等不同觀點?!缎谭ㄐ拚福ò耍穼ξ廴经h境罪進行了修改,該罪的保護法益已經從人的生命、身體、健康利益等擴展到與之相關的環境法益。不管有無發生實害后果,行為人對污染環境持有故意,就成立故意犯罪。

            在故意犯罪中,故意的對象是客觀構成要件。污染環境罪中的罪狀表述為:違反國家規定,排放、傾倒或者處置危險廢物、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,嚴重污染環境。對“排放、傾倒、處置危險廢物、有毒有害物質”要素應當明知,實踐中比較明確,但對“違反國家規定”是否需要行為人的明知則存在不同認識。筆者認為,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是污染環境罪的構成要素,只是一種體現行政違法性的非法提示,不是犯罪故意的內容。在認定違法性認識時,也不需要對其明知。

            其一,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是污染環境罪的構成要件要素?!斑`反國家規定”在有的刑法條文中是構成要件要素,如刑法第186條的違法發放貸款罪。是否構成該罪,需要根據相關國家規定才能明確哪些是違法發放貸款的行為,單從刑法條文中無法確定。而在有的條文中只是用來提示行為的非法性,司法機關無需查明具體違反了哪一條國家規定。如刑法第339條的罪狀,已將固體廢物污染防治法中的規定具體表述,無需再查明相關國家規定的具體內容即可認定犯罪。

            污染環境罪的罪狀中,除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之外的罪狀描述,不是第一種情形,要根據相關國家規定才能認定犯罪,因為罪狀中對污染環境的行為作了總體性的描述。排放、傾倒、處置有毒、有害物質行為本身就具有侵害性;也不屬于第二種情形,并未具體列明相關國家規定的內容。筆者認為,污染環境罪中的“違反國家規定”僅起非法性提示作用而不是構成要件要素。區分二者的關鍵在于,法條中除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以外罪狀描述能否確定行為類型并直接指向所侵害的法益。違法發放貸款罪中的“發放貸款”,并未直接侵害或威脅相關經濟秩序,那么“違反國家規定”就需要用來充足犯罪的客觀構成要件。

            污染環境罪的保護法益已從人的生命、身體、健康利益等擴展到與這些利益相關的環境法益。保護范圍的擴大會引起處罰范圍的拓展。如果僅僅從人的生命、身體、健康等法益出發,“排放、傾倒、處置危險廢物、有毒有害物質”的行為并不能直接指向法益,因為這些行為并非直接針對人的身體,也不直接危害人的健康。但是,污染環境罪的保護法益已經擴展到環境法益,上述行為針對的是相關環境本身,當然是直接指向法益的行為。因此,除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以外的罪狀描述是一個完整的構成要件,“違反國家規定”只起到提示非法性的作用,不屬于犯罪故意中明知的內容。

            其二,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體現污染環境罪的刑事違法性。行政違法性與刑事違法性的區別,不僅體現在“數額較大”“情節嚴重”等量的差別上,法益侵害的樣態不同,決定了兩者在違法性本質上具有差別。行政法規范同樣禁止“排放、傾倒、處置危險廢物、有毒有害物質”的行為,而根據刑法的謙抑性,在其他法律能夠保護的情況下,刑法一般是不需要介入的。要以犯罪論處,是因為達到了“嚴重污染環境”的程度。也就是說,污染環境的罪狀中除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以外的要素,才體現了刑事違法性。

            由此可以看出,“違反國家規定”表征行為的行政違法性,其他罪狀描述則規定了刑事違法性。行政違法性是刑事違法性的前提,但后者具有獨立性。行政法的目的不同于刑法的目的。即使條文表述一致,也不能將行政違法結果等同于犯罪結果。因為行政法強調合目的性,可能為了達到目的而擴張制裁范圍。而刑法需要保持安定性,不能隨意擴張處罰范圍。

            行政違法行為的成立,并不以故意為必要。只要行為人有過失,就應當承擔法律責任,有時甚至還存在無過錯責任。因此在行政法上對故意和過失的區分并不那么重要,一般也就是對行為的故意或過失的判定,不一定涉及對結果的態度。也就是說,在行政法上不要求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違反了相關行政法的規定,那么作為刑法條文中體現行政違法性的要素,也不是刑法上故意的認識對象。

            其三,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是污染環境罪的違法性認識對象。污染環境罪中的“違反國家規定”不是故意的認識內容。在認定行為該當性和違法性過程中,不要求行為人認識到自己的行為被刑法、行政法規范所禁止。在認定有責性階段,是否明知“違反國家規定”實際上是如何認定違法性認識的問題。筆者認為,認定污染環境罪有無違法性認識,也不需要行為人明知“違反國家規定”。

            違法性認識是指行為人在實施符合構成要件的違法行為時,能夠認識到自己的行為是違法的。對于典型的法定犯,犯罪故意與違法性認識可以區分,并可在不同的階段進行評價。而對于自然犯,行為人對符合客觀構成要件的事實有所認識,同時就應當知道其行為違反了法秩序。污染環境罪規定在我國刑法第六章“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”中,屬于法定犯。但隨著生活品質的提高和環境的惡化,對環境法益的保護越來越符合社會的倫理道德要求,使污染環境罪具備了自然犯的特征。比如,良好的空氣、水環境正在成為人們必不可少的需求之一,其重要性越來越接近財產、健康等權益。在污染環境罪中,只要行為人明知實施了排放、傾倒、處置危險廢物、有毒有害物質等嚴重污染環境的行為,就應當知道這些行為是反社會、反法秩序的,從而也就可以推定其明知其行為“違反國家規定”,具有刑事違法性。

           ?。ㄗ髡邌挝唬航K省泰州市高港區人民檢察院)


          污染 大氣污染 水污染 尾氣污染

          上一篇:近十年中國鋼鐵行業污染物排放量降幅逾60%
          下一篇:廢舊鉛酸蓄電池流入“黑市”加劇重金屬污染

          您看了本文章后的感受是:

          国产网爆在线观看视频